天才麻将少女|经过一扇蓝色大门

其实庐山西海是由原来的柘林水库改建而成的

天才麻将少女想认识你,张士豪对孟克柔说。张士豪只是那个打打篮球,在深夜无人时练习游泳,渴望赢一场比赛的未谙世事的少年,当青春之门开启,孟克柔迎面走来。

“如果有一天,或者一年后,或者三年,如果你开始喜欢男生,你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。”

“我叫张士豪,天蝎座O型,游泳队吉他社。”

孟克柔渴望的幸福是拥有单纯的思想,是女生喜欢男生的天经地义。

很少支持慈善事业的我慢慢地把手插入我的口袋,想往他面前的铁罐里丢一点钱,可哥哥早已拉着我走出了老远。“别给他,小心是骗子。”哥哥边走边说。我无奈,心中只有惭愧和遗憾。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了,有时垂手可及的梦想却显得遥不可及。也许,就像沦落在路边乞讨的那个流浪人,就在眼前的帮助却得不到。不是他站不起来,只是我们的手抬得太高了。也许,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放下我们的手,他就会慢慢地站起来。但是,纵使他的身边有千万只带有援助力量的手,都是匆匆而过,连一点爱心的空气也没留下。对于这些沦落在街头巷尾以乞讨为生的人来说,我们的手真的有这么高吗?在他们的眼里,我们的手真的达到了遥不可及的高度吗?当我门看到他们用颤抖的手向我们举起乞讨的铁罐时,我们还是无动于衷吗?古人云: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在物质文明日益丰富的今天,人们在吃饱穿暖之后,会不会想到还受冻挨饿在街头的人呢?也许,我们并不达,但只要我们拥有一颗济世的心,就足以让我们放下手,把他们拉起来。这不仅是一种爱心,更应该是每一个人发自内心的社会责任感。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向这些不幸的人伸出一只手,他们将和我们站在同一高度。

G离开了呆了6个月的班级。我是今天才发现的,已经三天了。三天前,下午放学,和朋友去书店打发时间,临旁的凉皮铺上,看到她坐着,穿着正适合这闷热的黄昏。她笑着,对面一位清瘦皮肤白皙的男生,同样腼腆地笑着——也许她离开,是在追寻某一种青春特有的东西。那天,我特意寻找了《飞鸟集》第82首:“使生若夏花之绚彩,死若秋叶之静美。”

孟克柔喜欢林月珍,真的吗?我觉得不(我也不觉得影片这么表述)。一个不懂得初恋,不懂得吻的17岁少女,怎会莫名喜欢要好的朋友?那种“喜欢”是真正的爱还是对朋友之间情谊的错觉?

幸福,也许很复杂。青春却可以把它寄托在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上。忧郁,也许很简单。青春却可以把它无限放大。是孟克柔对林月珍的喜欢?是孟克柔希望改变自己的一个吻?是“我是女生,我喜欢男生”的沉重?

“小士,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,我在想,一年后,三年后,五年后,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由于你善良,开朗又自在,你应该会更帅吧?于是,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,你站在一扇蓝色大门前。下午三点的阳光,你仍有几颗青春痘,你笑着,我跑向你,问你好不好,你点点头。三年五年以后,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?是体育老师,还是我妈?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,但是天才麻将少女却可以看见你!”